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性爱成瘾焚身
性爱成瘾焚身

性爱成瘾焚身

“太太,你脑子烧坏了吧?我们是黑帮耶,你让流氓去给你修房子?”“我看脑子烧坏的人是你吧!流氓又怎么了?我不管你们是黑帮白帮,你们自己下楼去看看,我家的房顶被你们泡成什么样了。再有,我希望你们晚上放摇滚乐的声音不要那么吵,小心我报警。”

  楼上这几个吵吵嚷嚷的家伙我忍了很久了,当我中午回家发现厕所的天花板上滴滴答答地流下不明液体的时候,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老公还有几个小时才能回家,但我知道指望不上他,那个老好人一定会说算了吧,咱们自己处理就好,他才不敢惹那几个浑身肌肉的家伙呢。但我不怕。上午在公司积压了一肚子火没处撒,我才懒得管他们是干什么的。

  “汤姆,跟我下去看看。”一个中年大汉似乎是这群人里的头目,面对我劈头盖脸的指责,他竟然还能保持镇定。我心中冷笑,原来流氓也会怕恶人。“好吧好吧。”一个浑身肌肉的黑人不情不愿地直起腰来,叹息地挠着头皮,一双贼溜溜的眼楮却一直盯着我丰满的黑丝大腿。我今天腰间穿着一件超短的小皮裙,裙下是性感的亮光开档黑丝袜和黑色丁字裤,腿上是过膝的亮光高跟黑皮靴。我今天已经接受无数男士的注目礼了,可惜上午行礼的都是衣冠楚楚的绅士,如今却换成了肮脏丑陋的黑鬼,我心中暗笑自己的档次是不是变低了。

  打开我家的大门,进入卫生间,这两个家伙哑然无语了。天花板上的滴滴答答连白内障患者都看得见,我还需要解释什么?中年大汉找我借来梯子,在我家天花板上看了又看,叹息了一声:“好吧,太太,我们明天会找人给你修理的,材料费我会出的,不过你能不能承担一点工费?”

“我承担工费?你有没有搞错啊!明明是你们搞出的乱子。你们希望我报警吗?”他这样的答案无异于火上浇油,我才不干呢。“婊子,你别不识抬举……”黑人刚要发作,中年大汉却一摆手制止了他。“好吧好吧,我必须承认,你这娘们够辣的。好吧,材料费和工费都是我们出,不过你慰劳一下我们总可以吧。我看你也挺需要的。”

说着,一直满脸正经的大汉用淫邪的眼光打量起了我,从撑得鼓鼓囊囊的衬衣到包裹着巨大臀部的黑皮裙,再到黑丝美腿和我的高跟长靴,都被他看了个遍。“啊?”我的脑瓜转了半个弯,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当我终于看懂他那猥亵的眼神时,一瞬间气得满脸通红。“臭流氓,我看你们真的是想要我报警啊!你们到底修不修!”

  “修,修!”大汉邪笑着耸着肩膀,“不过太太,我必须让你明白,报警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还有,你得学着压压你的火气。我喜欢辣妹,可你也太辣了,我甚至觉得你是不是胸大无脑。”“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意识到,黑人把我的双手扳到了身后。“好痛,操你妈,放开我。”“老大,这母狗够劲。” 黑人乐得开了花,他终于有机会爱抚我包裹着黑丝袜的丰满大腿了,我只感到一阵恶心。

  “汤姆,给太太败败火吧,她太激动了。”中年大汉叹了口气,转身点上一支烟,径自走向我家的厨房去吸烟了,仿佛浑然以主人自居。“喂,你……”我还没来得及咒骂,忽地感到身上一凉。我愤怒地发现,自己的衬衣已被拽掉了,两个被束缚已久的巨大肉球腾地跳了出来。“混蛋,你疯了。”

我恶狠狠地盯着身后的黑人,但黑人却冲我露齿一笑:“疯了的是你吧母狗。你穿得像个婊子一样来找我们,是不是肉穴痒痒了,想让我们帮你捅捅?说实话,我很乐意效劳,打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想玩烂你的黑丝脚,插烂你的黑丝大屁股。对了,我说过吗,你的屁股可真大,是不是被人从后面操惯了?你肛交过吗?”“放开我,肮脏的黑鬼。”我愤怒地挣扎着,可黑人轻易地用一只手制服了我。我惊异地发现,原来男人的力量可以是这么大,我还以为所有的男人都像我那老公一样手无缚鸡之力。

“母狗,作为女人,你的力气可够大啊。可惜……”黑人不紧不慢地摆弄着我,他解开了我皮短裙上的扣子。因为我的臀部太大,所以皮短裙并没有顺着大腿滑落,而是卡在了胯部,这倒令他吃了一惊。“哟,母狗,你的黑丝大屁股比我想象得还大呀。”黑人趁机把他青筋暴露的大手伸入我的裙腰,然后往下褪我的裙子,还趁机挤捏我的黑丝美臀。我又羞又气,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汤姆,我还是来帮你一把吧,我怕这位迷人的太太会用她的高跟靴在你卵蛋上戳两个洞啊。”中年大汉淫笑着踱了过来。我想用力踢他,可他却轻易地控制住了我的腿,然后一只一只地脱掉了我的过膝长靴。与此同时,黑人则熟练地解开了我胸罩的搭扣,一双巨大的肉球终于获得自由,骄傲地跃出。此时,除了一双开裆黑色裤袜和一条黑色的小小丁字裤,我已被他们剥得赤裸了。

  “wow,我猜这太太是D杯。”“不,老大,我想这母狗是E杯。要不,我给你量量看?”在这两个流氓的调笑声中,我引以为傲的沉甸甸的巨大肉球被黑色的大手捧了起来。黑人突发的动作使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可这声音却只换来他们的哈哈大笑。“我还以为这位太太是不知道畏惧的女武神呢,汤姆。”

  “老大,女武神都穿着黑丝袜么?那我专操女武神好了。”“妈比你这个白痴,以后别看脑残的日本动画了。”这两个流氓一边调笑,一边展开了默契的分工。

  大汉一手把玩挤捏着我左边的肉球,用粗糙的大手刮蹭着我圆润的乳头,一边把头伸到我的胸前,吸吮起了我雄伟的右乳。而黑人则色迷迷地捧着我的黑丝脚,用他那肮脏的嘴巴轻咬亲吻着我的脚尖,脚面,用那双黑手揉捏着我的小腿,继而往上爱抚我的大腿,最后揉捏我巨大的黑丝美臀。看到他把稀稀拉拉的口水留到我的开裆亮光黑丝袜上,我觉得胸中升起一股恶心的感觉。

  “放开我,狗娘养的。”我拼死挣扎,但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力量在一黑一白两个巨汉面前显得如此渺小。“我老公会收拾你们的。”“哈,你老公?那个三寸丁?”黑人吐了吐舌头,撸下自己的短裤,露出一根半硬的巨大鸡巴。“母狗,看看我的家伙吧,你老公连你这样的浪货都制服不了,他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这样的婊子就该被我们爆操。”“操你妈,我老公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话虽这么说,我却不得不暗自承认,我老公那小小的阳物与这黑人的大鸡巴比起来,简直如同一根牙签。

  “汤姆,别废话了,你给太太来点甜头吧,我看这婊子湿透了。”“我才没有!”我奋力争辩,而中年大汉则把我交给黑人,哈哈大笑着扯掉了我的丁字裤,把它高举在我眼前。“你自己看咯。”怎么会,根本就没有反应的,为什么丁字裤上布满了湿润的痕迹?“太太,你太紧张了,放松点,汤姆会给你带来快乐的。”

  这时我才从紧张的情绪中反应过来,低头看着黑手搓着自己的乳头,竟发现乳头早已不听话的勃起了。我惊恐地意识到,自己的下体真的在不断分泌着液体。不,我怎么能被这些流氓玩得动情!我尽量不让自己兴奋,但是身体出卖了我。黑人的手慢慢顺着我的腹部往下移,穿过我茂密的森林,一只手挑逗着我的阴蒂,一只手顺着我的阴唇上下滑动。我忽然浑身变得瘫软,不由自主地靠到了黑人身上。

  正当我意乱情迷的时候,黑人似乎觉得玩够了,他猛的将我的上半身按低,迫使我撅起巨大的黑丝屁股,然后二话不说便把他二十公分的鸡巴插入我的肉穴。

  黑人没想到我已经那么湿了,颀长的鸡巴一下就进去了一大半,其实我也同样吃惊。再两下,他的睾丸就已经在和我的阴唇接吻了。他的手也不闲着,不停地在我丰满的肉身上游走。在他们长久的挑逗和玩弄下,我已经香汗淋漓,全身看起来像涂了一层橄榄油。然而,我仍然控制着自己的理智,让自己的反应仅限于急促的呼吸,拒绝发出半声鼓励他行动的呻吟。在大黑鸡巴的抽插下,我的阴道不可避免地变得淫水四溢,两具陌生的肉体的配合越发协调默契。黑人发出了得意洋洋的呻吟:“哦,老大,这母狗的肉穴太棒了,我非要把她操到哭爹喊娘不可。”

  中年大汉乐了:“汤姆,这婊子不是好惹的货,你可要小心。你要是比娘们泄得还快,回去我们就要分享你的屁眼了。”

  “操。”黑人咒骂了一声,忽地将双臂插到我的腿弯下,将我举了起来,而在这一过程中,他的鸡巴始终没有停止对我宫颈的噬咬。健美高挑的我在这个黑铁塔面前似乎成了一个被大人把着撒尿无助的女孩,如此屈辱而无助。“母狗,我们到床上去。”黑人维持着这个姿势,边操我边往我和丈夫的卧室走去,这个混蛋不仅侵犯了我,还要占领只属于我丈夫的私人禁地。而此时我不得不承认,行进中凌乱的抽插节奏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奇异快感。我想拼命忍住自己的反映,但终于失败了,在他举着我坐在床边时,我终于无法克制地发出了一声并不响亮的满足的呻吟。

  这声低低的呻吟并没有逃过两个性场老手的耳朵。“汤姆,这婊子来劲了。” 黑人默不作声,只是捏紧我的黑丝肥臀,开始了更为强力的抽插。我咬紧牙关忍受着这激烈的凌辱,却不由得被他奸得浑身颤抖。“啊……哦……啊!”我渐渐难以克制自己肉体的忠实反映,发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动情的叫床声。不,这样不行,我一定会被这个黑鬼操到高潮的!我拼命提醒自己:被强肏已经是巨大的耻辱,如果再被这些流氓玩到泄身,那更将成为我一生的噩梦。尽管我不得不承认,这个黑鬼在床上的表现比我老公好上太多,但我警告自己不能享受这些。

  性爱就像毒药,如果真的泄给他,我想我一定会迷上这种不道德的交媾,心甘情愿地沦为他们的性奴。 这不是一场和谐美满的性交,而是一场激烈的性战。交战双方都在用尽浑身解数企图让对方早点泄身,以获得战争的主动权。尽管他控制着我丰满的肉身,但我们还是平等的,我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性交技巧控制他青筋暴露的鸡巴。

  我坐在黑人身上,两只黑丝美脚踩着他肌肉结实的黑大腿,开始主动套弄他愤怒的大鸡巴。而他则揪住我开裆裤袜的腰部位置,犹如在驾驭一匹淫荡的母马。

  原谅我,老公,我不是主动要和他做爱的,我只是要早点结束这一切。我用最后的力量保持着理智,默默祈求着丈夫的原谅,然后尽可能保持冷静地运用技巧玩着他的鸡巴。肉与肉激烈的摩擦中,我真切地感受到他坚硬的鸡巴变得越发膨胀,而我湿润的肉穴也开始渐渐主动收缩。我知道,在这和谐顺利的交媾过程中,我俩饥渴的肉欲都在得到充分满足,最后被他奸到高潮的命运难以避免,我必须另出奇招。

  “母狗,还是我来吧。”黑人再次用粗壮的黑胳膊举起我丰满的黑丝美腿,把我肥美的肉体举起,开始用力抽插。黑丝肥臀不停地撞击在他坚硬的腹肌上,我被他操得哀叫连连,节节败退。不行了,老公,我尽力了,我要对不起你了,我真的会泄给这个黑鬼的。我绝望地意识到自己的肉体渐渐不受控制,开始无所顾忌地享受这种被粗暴蹂躏的快乐。而此时,黑人也开始粗重的喘息,他揉捏我黑丝大腿的双手也开始颤抖,我知道,他也快不行了。

  不能就这样屈服。我倔强地盯着中年大汉,那丑陋的面孔激起了我的仇恨和憎恶,这稍稍压制了一些我高涨的肉欲。然后,我孤注一掷,用两只丰润的黑丝美脚夹住了身下黑人巨大的阴囊,开始用力挤捏揉动。“妈的,母狗,你……”

  黑人对我的突袭猝不及防,丝袜带来的柔顺光滑的触感难以抵挡,他的快感急剧暴涨,腰间一松,浓精喷射而出,一泄而不可收拾。而我则咬紧牙关,死死地抗拒着他带来的快感,拒绝和他一起攀上性爱的高峰。

  终于,连续几声淫乱的高声浪叫似乎舒缓了我的情绪,我的肉欲渐渐平复下来,子宫终究没有泄出阴精。尽管肉体已经给了黑人,尽管已在黑人的胯下动情,但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尊严,拒绝接受这屈辱的高潮。

  然而,当黑人愤怒的鸡巴最终抽离身体时,我也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了。激烈的性战胜负只在一线之间,尽管最终还是黑人承受不住强烈的刺激,心有不甘地败在了身上那丰满性感的肉体上,但他在最后时分将阳具顶到最深处,这种彻底的凌虐让我差点就背叛丈夫达到了高潮。此刻,勉强保持着理智的我的身体滚烫,两粒乳头几乎胀成了两颗紫葡萄,蜜道的内壁也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

  “婊子,还是让我来送你一程吧!”中年大汉猥亵的语言将我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打碎了。虽然四肢自由,但我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大手掰开我穿着开裆黑丝袜的健美双腿,用他粗大的鸡巴再次贯穿我泥泞的肉穴。已经不需要任何前戏,他沉重的身体压在我丰满的肉体上,一手控制住我的双手,一手则不断来回游走在我胸前巨大的肉球和被黑丝袜包裹着的巨大屁股上,立即开始了抽插。粗壮颀长的阳具快速而深入地开垦着我那肥沃的田地,不一会儿,我那肥美多汁的肉穴便开始了一阵阵身不由己的明显悸动。

“操你妈……哦,哦!”我用尽一切恶毒的语言去咒骂这丑陋的男人,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咒骂声在他有力的抽插下渐渐转为亢奋的叫床。感受到我的心口不一,老练的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忽然,他揪住我的大波浪金发,狠狠吻上了我厚实性感的双唇。

我咬紧牙关,抵抗那肮脏嘴巴的侵犯,然而他狡猾地在我已肿胀得几乎要喷奶的乳头上狠狠一掐。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张开了嘴巴,他抓住我的空隙将那肥大的舌头冲破了我牙关的阻挡,探进我的口腔,卷上了我的香舌。这次我再也没有逃避的念头了,而是动情地任由对方吸吮自己的舌头,甚至情难自控地伸出自己的香舌与那丑陋肥大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此刻,我知道已无法克制自己的性欲,被这群流氓操到高潮的命运已无可挽回。

  自己那越来越响亮的呻吟声回荡在卧室里,虽然感到无比羞愧,我还是不自觉地开始挺动自己的黑丝肥臀,由慢到快地迎合对方的抽插,下意识地追寻着那羞耻的快感。一种将所有最脆弱最隐秘的阵地都献给陌生人摧残糟蹋的自暴自弃的想法占据了我的心,我甚至感到了一种背叛的丈夫的背德的快感。

  “母狗,把你的黑丝脚给我。”旁边传来了那个黑人的声音。此刻的我已经没有半分反感,而是欣喜而顺从地伸出丰润的黑丝美脚供这个变态的恋足者揉捏亵玩。黑人用极其猥亵的姿势对我的黑丝脚进行爱抚,贪婪地舔着我的脚掌,不止舔玩,还将他那刚刚射精过的半软的鸡巴伸到我的脚心下摩擦。

先前那恶心的感觉已不复存在,当感觉到脚心那萎缩的鸡巴在丝袜的摩擦下渐渐变得坚挺如初时,我竟感到了一种变态的刺激和满足感。当他将我的黑丝脚塞到胯下,挤捏那紧缩强壮的阴囊时,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然后主动为他做起了足交。

  黑人一边爱抚着我包裹着黑丝袜的小腿和足弓,一面享受着我用脚尖主动搓动阴囊带来的快感,然后发出了满足的叹息。而那种透过丝袜带来的顺滑的触感,同样也令我异常欣喜。大腿、小腿、足跟、足弓、脚尖,似乎每一寸包裹着丝袜的部分都能带来异常的满足感,这是我从未想象过的。实在难以置信,我竟然会和这个丑陋的黑鬼分享这种足交的快乐。

与此同时,大汉也没有放松对我的摧残,那颀长的鸡巴越操越快,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肉体和精神上获得的巨大羞耻的满足,终于发出自己都不敢置信的淫秽叫床声:“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操我吧,玩我吧,操烂我的旁,玩烂我的黑丝脚!”这些强壮的流氓完全满足了我被蹂躏、被糟蹋的需求,与孱弱的丈夫相比,他们才拥有足够的力量占有丰满泼辣的我。

  穿着性感猥亵的内衣,在自己家里被陌生人强暴到高潮,这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性交,然而我正在实打实地体验它,这怎不令我兴奋?

  “呜呜呜,操你妈……不行了,我要泄了!”在大汉炉火纯青的做爱技术下,我终于彻底抛弃了尊严,背叛了丈夫。我想自己此刻是心甘情愿地渴望被他玩到身体的顶峰。我蓦地吐出他的舌头,在剧烈的收缩中开始大声地浪叫,从精致的脚趾到平滑的脚面再到修长丰润的黑丝美腿绷成了一条直线,紧紧夹住了他的熊腰,而下体则牢牢地吸住了对方的鸡巴,准备迎接高潮的到来。

可这时,这狡猾的性场老手却意识到了我身体的反应,停下了动作,一屁股坐在床上,将我拉了起来。处在高潮边缘的我已经无法自制,不等他命令,我便饥渴难耐地扑了过去。 他双手扶起性感的大屁股,双掌固定住我的臀瓣,龟头对准肉穴的位置,却迟迟不往上送。

  “臭流氓,操我,插死我。”欲火焚身的我彻底放弃了尊严,伴随着自己都不敢置信的淫声浪语主动地用尽力量将巨大的臀部往下压。粗长的阴睫一瞬间便整个没入了我的肉穴中。“啊……”“哦!”两个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

  接着,他死死地捏住我的两瓣臀肉,以观音坐莲的姿势重新开始了对我的奸污。 强壮大腿和丰满臀部的撞击声啪啪作响,剧烈的收缩中,我能感受到屁股和大腿发凉,想必阴户里溅出的爱液从里面把大腿处的丝袜都浸透了。

  “啊……啊……噢!啊啊啊……!”陷入交媾狂喜中的我左右甩动着金色的波浪长发,而这时,黑人抓住了我的长发,将刚才被足交刺激得坚挺万分的鸡巴插进了我的小嘴。“母狗,快舔!”没有一丝犹豫和抵抗,我立刻主动地吮吸起来,并用力撸动那被浓密阴毛装饰的粗壮睫身,挤捏那巨大的阴囊。“啊,母狗,你的口技太好了!”黑人开始大声地呻吟,我能感受到,他的阴睫和阴囊都在一跳一跳的,我知道他又快了。

  “没用的蠢货,留一发在这婊子的屁眼里吧。”大汉不甘心就这样结束我的磨难,再次变换了奸淫我的姿势。他赶走了恋恋不舍的黑人,抱着我站起来,而我那包裹着性感丝袜的双腿紧紧地盘绕在男人的背后,丰满的肉身则悬挂在他的身上。

  他的双手兜着我巨大浑圆的屁股,阴部和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然后挑衅般地低下头来。我主动伸出自己的香舌与他进行激烈的舌吻。他就这么站着有节奏地耸动自己肌肉毕露的男性肉体,而我则随着他的节奏而激烈摇摆,扭动腰肢配合男人的侵犯。

  他的手拼命地揉摸着我包裹着性感丝袜的巨大臀部,甚至不时抠弄着我被淫液浸得湿润的屁眼。我们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两人茂密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已分不清谁是谁的。结合部传来阴睫抽送的水渍声,皮肤撞击的啪啪声,他顶得太狠太深了,我敢保证,我丈夫不可能维持这个节奏一分钟,而如今,在操了我五分钟后,这个性场老手看来也快支撑不住了。

  “汤姆,送这婊子上路!”大汉突然停下了动作,被扔在高潮边缘的我正在纳闷,忽地感觉身后的黑丝丰臀上多了一双手,我扭头一看,黑人已用两只双手抓牢我的两个臀瓣,正将已经沾满淫液的龟头直抵在我的菊门上。“不,不行呀!”

  黑人猛地发力,在我惊恐的拒绝声中,那又圆又大的龟头无情地撑开了紧窄的肛门,刺入了肥厚的双臀间。尽管我企图夹紧屁股抵抗他的入侵,但四只大手的力量使我被迫彻底分开,那根青筋环绕的大鸡巴阴狠地蜿蜒向前,终于彻底插入了我紧密温暖的直肠。这时的我像一只穿在棍子上的烤鸡,整个身体都绷直了,胸前两个本就巨大的肉球已膨胀到顶点,两个乳头勃起得有拇指粗,涨得快要裂开了,敏感得连空气流动都爽得受不了。而这时,中年大汉适时地低头吮吸我的乳头,我只觉得淫水哗的就喷了出来。

  黑人长出了一口气,用力捧着我的大肉球,开始猛烈地做活塞运动。鸡巴猛地抽出,带得我的肛门向外翻,然后猛地连根到底,好像要将我的内脏尽数搅烂才肯罢休。“母狗,把你的黑丝脚给我。”在肛交中哀号的我顺从地听从黑人的命令,用膝盖夹住大汉的腰,然后将两只黑丝脚向后弯曲,心甘情愿地将它们交给黑人亵玩。这一系列动作让我们的性交体位带来了微妙的变化,让我觉得更加无助,最后的着力点似乎只剩下了阴道和肛门。

  “母狗,我要射烂你的黑丝脚。”恋足的黑人今天大获全胜。当变态需求得到满足后,他一边挤捏着我的脚,一边全力突击我的屁眼。中年大汉也心领神会地用尽最后的力量大起大落地抽插,恶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子宫颈。一个丰乳肥臀穿着黑丝开档裤袜的金发美女被一黑一白两个壮汉夹在中间奸淫,这奇妙而淫秽的奸媾场景将是黄昏时分性戏的最后一幕了。

  “泄,泄了,泄了呀!”阴道和直肠同时被抽插的快感让我无所适从,整个黑丝屁股被大汉捧着揉捏,包裹着黑丝的小脚却在身后黑人的玩弄下,这种强烈的身心屈辱带来的剧烈快感让我犹如升天。“婊子,我强还是你老公强?”“呜呜,你太硬太大了,爽死我了,你强,你才是我的亲老公。”

“你这个大屁股的黑丝母狗,我呢?”“黑老公,我的黑丝脚黑丝屁股都是你的,操烂我的屁眼,射烂我的丝袜。”丰满健美的女体被两个强悍的男人夹在中间操干,在这激烈的性交下,丈夫的形象早已模糊不堪,不堪一提。屁股不断被黑人的阴毛戳弄,乳头则与大汉坚硬的胸毛摩擦,我觉得整个人都快要被操爆了,原本就快要高潮的我不到五分钟就彻底被他们征服。“老公对不起,黑丝脚给他们了,屁眼也给他们了,好爽,屁眼也要泄了!”

  在我无所顾忌的叫床声中,黑人终于第一个受不了了:“太紧了母狗,太紧了,我来了!”他放开一直恋恋不舍的黑丝脚,用力挤捏着我的丝臀,用尽最后的力量将鸡巴插到我的屁眼最深处,然后将火热的子弹射入了我娇嫩的直肠。我俩同时发出了忘情的叫床声。而此时,颤抖收缩的阴道被男人反复无情突破,我膨胀收缩的子宫经受不住鸡巴快速深入的抽插,终于在子宫颈遭受了鸡巴几次结结实实的连打后,也颤抖着射出了阴精。

盼望已久的高潮终于降临,泄身的一刹那,我用自己丰腴的双臂紧紧抱住了中年大汉的后背,两条恢复自由的黑丝大腿也紧紧夹在他的腰间,整个丰满的黑丝肉臀用力向下压,恨不得让那粗壮的鸡巴永远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啊!泄死我了。射烂我,我要怀上你的野种!”大汉即将精关不守,他放手一搏的最后抽插次次插入我的宫颈,将我从一个身体的高峰送到另一个高峰,连绵不绝。

终于,在我剧烈的收缩,狂野的呻吟下,再加上背上黑丝美脚不断摩擦带来的滑润舒适的触感,老奸巨猾的性场老手终于放弃一切火力全开,他一边拼命地和我热吻,一边抱紧我那巨大的臀部,将自己滚烫的浓精一泡又一泡地尽数射入了我正在颤抖的饥渴的子宫。

  在坚守了一个小时的贞操后,我的肉身终于承受不住他们的奸污和亵玩,屈辱地承认这是一次高质量的性交,心甘情愿地成了他们的玩物和性奴。